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->新闻中心
新闻中心

中国人波尔多买酒庄 法媒变行家了

标签:中国,中国人,国人,波尔,波尔多,行家  2019-1-31 11:05:08  预览

  近十年间,中国投资者在法国波尔多地区收购了大约150个酒庄。虽然当地业界仍然心存疑虑,但中国人的收购体例已经发生很大转变: 当初扎堆热买,到今天升级为更加正视品质,其间也不免同化着运营模式上的冲突。法国《世界报》近日刊发文章对此进行综述。

  统共买了150座酒庄

  中国人购置波尔多酒庄历史不长,最远的也就是2008年8月。2009年购买了两座酒庄,2010年仅购一座。2011年速度开始加快不锈钢阀门,2012年购买数量猛增为27座,2013年25座。目前酒庄数量虽然有150座之多,但也只占波尔多地区大约8000座酒庄总数不到2%。

  波尔多酒庄历来吸引外国投资者,先是英国人,随后是荷兰人、比利时人、日本人,如今是中国人。2018年有五座闻名酒庄被中国人买走: 十月份有Hermitage Lescours和Mongiron,四月份有Lagorce,二月份有Segonzac,一月份有Bellevue;而此前在2017年底还有颇负盛名的Bellefont- Belcier。


近十年间,中国投资者在法国波尔多地区收购了大约150个酒庄。(图片来源:法新社资料图)

  “黄祸”恐慌?

  《世界报》文章借用历史上的“ 黄祸”(péril jaune)概念, 来描绘波尔多当地产业曾经产生的恐慌情绪。有业界人士一度哀叹“他们(中国人)会买光的”“这块地盘不再是我们的乡土了”“波尔多酒很快就不再口味纯正了”。不过,也有业界人士并不附和这种颓废看法。波尔多酒跨行业委员会公关主管Christophe Chateau 透露表现,“中国人带来资金,翻新设备,并且致力于保证品质,我们有什么可抱怨的?”

  更加严正的酒评家——例如《西南法国报》的二号站平台葡萄酒专家César Compadre——也认为,本世纪初前十几年的最瞩目征象有两个,一是波尔多“列级庄”(Grand Cru)产品价格飙升,二是中国人的到来。然而,也有声音认为,中国资本迄今收购的150 个酒庄,仅占波尔多悉数产区数量的2%;与之相比,比利时人也将五十多个酒庄收入囊中,却没有引起任何议论。

  青睐小酒庄

  仅仅是数量还不能说明题目,《世界报》文章指出,同时还要考虑到每一笔收购的规模和性子。到目前为止,处于金字塔顶端的“名牌列级庄”(grands crus prestigieux)还没有哪一家被中国人收购。César Compadre观察到,中国资本对列级庄没有什么爱好百度网站排名,目标重要集中在每公顷1.5万到2.5万级别的小酒庄上。相比之下,诸如Pauillac如许的“朱门”每公顷高达200万欧元。Bellefont-Belcier酒庄或许是唯一的例外,该庄2012年被来自河北的钢铁企业老板Quang Wang 收购,随后又几经转手,最后被香港商人郭炎(Peter Kwok)买下。

  中国资本之所以集中在中小酒庄,目的特别很是实用:相对于名庄的历史和品质,他们更在意“波尔多”这个金字招牌。只要来自波尔多就可以,等级和品质倒在其次。相比之下,勃艮第、安茹等其他产区受到中国资本青睐的几率就小得多。

  买酒庄照旧买城堡?

  这些中国人多为亿万富翁,投资起点一样平常为500万到1500万欧元,多数购置好几座酒庄。他们的如意算盘是把酒庄当作工具,生产许多二号站平台葡萄酒,然后悉数销往中国市场。在那里,他们有本身的销售渠道,自产自卖,如许可以实现最大化利润。

  在法国业内人士看来,很多中国买主购置酒庄,重要注重的是酒庄的建筑。城楼、城堡主塔、法式对称型建筑或法式花园,成了他们青睐的王牌。他们打算用“一片法国故乡”使本身的资产多样化。对葡萄园的爱好则在其次。也有人推断他们想借酒庄发展旅游业。

  新的迹象

  不过网页设计报价,目前一些新的迹象表现,中国投资者的思路也正在发生转变,开始更加正视品质。业内人士承认,“中国人正变得越来越像行家”,假如说曩昔只要是波尔多酒就行,那么如今他们正把目光转向诸如Fronsac、Médoc或者 Saint-Emilion如许的闻名小产区。

  此外,另一个新的征象是,投资者队伍中的个人买主越来越少,而具备壮大分销渠道的“大玩家”开始坐庄。例如大连海昌集团老板曲乃杰或是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。据统计,目前前八大中国投资者掌控了60%的波尔多地区中资酒庄。

  不同的运营模式

  当然,在这场规模远大的收购中,中法之间的碰撞在所难免。其中一个典型例证是三生集团老板黄金宝2012年收购Lugagnac酒庄,虽然保留了原庄主家族继续人打理事务,但同时也任命了一个监督人。相比管理上的威权作风,更让酒庄员工震惊的是,这名财大气粗的新老板通过本身旗下的药业集团,悉数收购酒庄每年生产的70万瓶酒,这意味着此前15年间酒庄同全法、甚至全世界建立的销售网络,一会儿毫无用处。此外,此举还可能带来商业上的风险,例如目前很难评估十年后的长期远景,而中国消耗者对玫红酒或干白接受度并不高,这有可能导致产品滞销。

  相比之下,另一些酒庄运作就较为顺畅。La Rivière酒庄2013年在收购过程中曾发生闻名的直升机空难惨剧,香港殷商郝琳(Lam Kok)与原庄主James Grégoire在交易完成后不幸罹难。郝琳遗孀接手酒庄后,除了委派代表人每周来巡查一次,其余工作交由原团队放手进行。总经理Xavier Buffo透露表现,除了必要一个翻译来居间和新老板对话,其他工作没有什么转变。

  这场收购热潮将走向何方?目前看来,已经有退烧的迹象。首批进入波尔多的中国投资者,凭借占有先机、缺少竞争者,在中国市场上赚得盆满钵满,但后来者的日子就没这么好过了,此外还要面临来自澳大利亚和智利的竞争压力。而政府的监管措施也正在渐渐到位。2018年6月,海昌集团在法国收购的24家酒庄中,有十家由于财务造孽举动而被查封。《世界报》文章形容,这是晴空中的一道闪电,所有人都在低声议论,这是否意味着接下来风暴将至?